璿墨

我不喜欢独行
也渴望温暖
我羡慕好友环绕可是我并非孤独
人群中显而易见的热闹
我也曾尝试着融入别人的圈子
也并非没有圈子
毕竟我人静口拙不讨人心
说话直白顾忌太少
一人忌单二人为伴三人不欢

无欲无求便是安稳

却原来,不需要西风凋碧树,茫茫天涯路早已经被命运戳穿,容不得你挣扎反抗,再挣扎,再不甘心,还是要回到原来的路上胼手胝足的走,走到力竭,走到死。

当时间消磨掉了你的热情,你便发现,那些曾经令你歇斯底里的去执著的人,现已变得可有可无。